破茧成蝶

权力投机者卡斯特罗

菁城子:

权力投机者卡斯特罗 - 菁城子 - 菁城子


 



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死了。20世纪左翼革命浪潮的标志性人物,至此全部落幕。理所当然地,自由主义者会把他视为独夫暴君。全美洲最富饶的古巴,在他的统治之下,从一个和美国南方相媲美的繁荣国家,变成一个落后闭塞的监狱。无论怎样辩解,这样的政治人物都是应当谴责的。


卡斯特罗的支持者们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卡斯特罗是一个革命者,革命并没有错。即便古巴模式失败,那也只是理想的破灭。理想有什么错呢,赤诚之心总值得赞赏吧。即便这种理想拿别人的性命做实验,他们也不以为然。


卡斯特罗自己也反复强调,他是理想主义者。第一次被巴蒂斯塔政权审判时,他就喊出「历史会宣判我无罪」的口号,多么动听。此后几十年,卡斯特罗走在反美游行的最前列,高喊「古巴人民必胜」口号。一个小国领袖,率领人民反抗美帝,这姿态可比后来的查韦斯漂亮太多了。直到今年,已经退隐的卡斯特罗还有古共七大会议上,慷慨宣称:「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卡斯特罗一死,这句话被很多赞颂他的文章用作标题。


卡斯特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无论喜爱还是憎恨他的人,很少人否认这一点。事实上,卡斯特罗并非什么理想主义者。他是一个彻底的世俗权力癖,善于表演的投机家。他并没有什么高级理想。


卡斯特罗做的所有一切,包括一整套理想主义表演,只是为了获得权力,掌握权力,仅此而已。仔细阅读历史,留意他几十年统治古巴的施政,不难得出这个结论。卡斯特罗长着一脸粗犷豪迈的大胡子,很多人被他这副面孔迷惑了。


 



卡斯特罗出身在一个富裕庄园家庭。他的父亲白手起家,依靠个人奋斗,拥有一大片庄园。据说他父亲的庄园「不少于11000公顷」。他自己承认,他「不是属于‘相对’有钱有势的家庭,而是属于相当有钱有势的家庭。」这样一位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富家公子哥,必是鲜衣怒马,斗鸡走狗,根本和革命不沾边。


20世纪狂飙时代,有太多原本生活优越的年轻人,接受左翼自由平等的思想,拒绝过富家公子哥生活,转向进步,参加革命。1930年代很多国统区的年轻人投身革命,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至于卡斯特罗,他却并非如此。


他在哈瓦那大学读法律,没有任何兴趣,学业一塌糊涂,把时间和兴趣放在与人争辩和政治活动中。他什么都看不惯,不满于大学制度,不满贪污腐败的当局。他家里特别有钱,行动起来很方便。他参加了针对多米尼加的「未遂入侵」,失败后带机关枪逃回父亲农场。他还跑到国外去散发传单,并且还卷入政治暗杀。


如果这些行动有明确「主义」驱使,那还好理解。然而,卡斯特罗读大学期间,没有读什么书,也没有系统接受某一套思想。他自己说,「我取得学位时,我还是一个政治上的文盲。」这时期的卡斯特罗,更像一个无所事事,肾上腺素旺盛,同时又自命不凡的富二代。


他的大学同学对他的评价是:「一个毫无原则、热衷权势的人,他觉得哪一个团体对他的政治前途有帮助,就同那一个团体共祸福。」这种评价非常准确。这种看似盲目冲动的热情,实际上就是对权力的渴望。


世界上多数人都渴望出人头地,甚至支配他人。卡斯特罗出身富裕,学业平平,在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之后,他的正途只是循规蹈矩走进律师行业,在体制森严的制度下晋升。这丝毫不符合他争强好胜的个性。唯有政治一途,才能满足他的欲望。


卡斯特罗最早加入的人民党,只想通过竞选上台。巴蒂斯塔实行独裁统治,政党上升这一条被堵死了,唯有革命一途。卡斯特罗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呢?为了祖国,为了独立自由,这些口号都是有的,不过最多也仅限于口号。


卡斯特罗不懂什么政治经济学,也不像很多左翼革命者那样有明确计划。他只想武装夺权,上台以后再说。他所采取的手段,也非完全的游击战争,而是联合各种力量,制造舆论声势,通过政治施压,辅以武装斗争,最后才取得成功。古巴革命的规模并不大,它看起来更像一场民族民主运动。这时候的卡斯特罗,也没什么左翼色彩。他更像一般的有志之士,为了获得权力,没有什么政治原则。


古巴革命和苏联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倒是从美国人(主要是古巴裔美国人)那里获得不少筹款。卡斯特罗反对共产主义,他反复宣称,他们仅仅是谋求民族独立,而不是共产主义。「古巴不要右的专制,也不要左的专制,现在进行的是人道主义革命」。最开始,美国政府把他视为可以接受的「温和派」,以抗衡古巴国内的共产主义者。


不能说美国人看走了眼。卡斯特罗最初的表渍确实是亲近美国。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之后,他就迅速访问美国,成为大受欢迎的政治明星。一个富家子弟公子,面庞英俊,抛弃家业,投身革命,建立政权,这样的故事太容易受到欢迎了。美国政府对他不冷不热,但还是派出副总统尼克松接待。双方关系的升温,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看起来,卡斯特罗夺权成功,和美国搞好关系,再施行美式政治经济制度,这个国家不就搭上了自由与繁荣的列车?不幸的是,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很快就把古巴推向美国的敌对阵营。在这期间,卡斯特罗的投机起了主要作用。


 



冷战期间,美国的外交原则是意识形态。凡和苏联密切来往,通通划为敌对一边。至于他们的敌人,无论出自何种阵营,民主还是独裁,美国通常不予过问。美国力挺西欧民主国家,同时全力支持亚洲和拉美的独裁者,这丝毫并不矛盾。智利的阿连德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由于他信奉共产主义,很快被美国支持的皮诺切特推翻。


古巴是美国后院,它一直受美国人特殊关注——共产主义者上台,这绝对是不可以的。即便不是共产主义者,在家门口搞激进政策,美国人也会拿鞭子抽打几下。卡斯特罗上台后,重新分配土地,并将美国人的庄园国有化,这些严重损害了美国人利益。尽管革命者们一再宣称,古巴革命「不是赤色的,而是绿橄榄色的」。在美国人看来,卡斯特罗正在赤化,他的经济政策让人不满,他的民族主义则会带来大麻烦。


古巴和美国的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美国人开始对古巴经济制裁,减少蔗糖进口,禁运石油,并且完全地贸易禁运。这对古巴经济是相当大的打击。美国政府希望新政权悬崖勒马,改弦更张。如果做不到,则不惜将其推翻,重树可靠的政权。


中央情报局秘密策划了一年多,招募并训练了大量流亡美国的古巴人,向卡斯特罗发起了一次登陆进攻。这就是著名的「猪湾事件」。卡斯特罗挫败入侵,两国破裂的关系,演变成你死我活的敌对。


卡斯特罗经常吹嘘,他这一生躲过638次暗杀。这种说法是古巴方面的一面之辞,其可信度相当于朝鲜方面吹嘘金日成「用步枪打下飞机」。对于这类「伟人神迹」,我们听之一笑即可,如果有谁当真,那可就是大傻瓜了。


美国和古巴两国关系彻底决裂。一次猪湾事件之后,肯定有第二次、第三次。卡斯特罗觉得,他必须要寻找靠山。全世界只有苏联足以对抗美国,也只有赫鲁晓夫为卡斯特罗摇旗呐喊。这种声援,不是因为两国有共同利益,分享共同的意识形态——苏联支持古巴,最开始纯粹是出于「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站队。在美国后院扶植支持者,这也是苏联政府梦寐以求的事情。


冷战时期,美国在欧洲有许多军事基地,并在意大利和土耳其布置了针对苏联的导弹。苏联人非常不满,却也无可奈何。美国东西两面都是浩瀚大洋,轰炸飞机够不着,核威慑也不够有威胁。现在美国眼皮底下冒出这样一个刺头,苏联人自然欣喜若狂,很快勾上古巴,在古巴大量地布署导弹,建设军事基地,企图对美国形成核包围。


1962年,美国人发现了这个惊天秘密。他们没想到,古巴政府胆大包天,居然成为苏联人炮架,将导弹对准美国心脏地区。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美苏两强掰手腕,双方互相威胁,自己不敢动手,又怕对方开打。导弹已经上膛,核按钮随时会按下,危机持续整整十三天——这就是古巴导弹危机,人类距离全面核战争最近的一次。谈判结束后,美国和苏联互相撤走导弹。作为条件之一,美国向苏联人保证:不会入侵古巴。


 



导弹危机的大赢家,显然是火中取栗的卡斯特罗。美国的入侵威胁暂时解除了,危如累卵的古巴政权获得喘息之机。这个和共产主义没一毛钱关系的国家,彻底投靠了苏联。如何评价卡斯特罗的倒向呢?


我想,一个稍具正常理智的国家领导人,只要还有一点责任感,都不会把祖国推向极端危险的境地。卡斯特罗押上了全部,把古巴变成苏联的炮架,丝毫不顾此举很可能引发战争——如果是核战争,古巴首先会被夷为平地;即使是常规战争,战略轰炸机也会让古巴陷入火海。美苏一旦开战,古巴将是第一个被抹掉的炮灰。这就是一个对祖国充满「理想主义」的领导人干出的好事。


万幸的是,导弹危机和平解决,美苏之间一直没有爆发战争。古巴因此走了好运吗?其实也没有。这个国家发展经济的可能性消失了。美国承诺不入侵古巴,禁运封锁却逃不了。


古巴毗邻美国富庶的东部和南部地区,原本有做不完的生意,国内物产不愁销路,发展经济的条件可以说好到爆。被捆上苏联的战船,能有什么前途呢?他们只能和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做生意,还要看美国人脸色,局势稍微紧张,说锁死就锁死。很长时期内,古巴的最大收入来源就是苏联援助。


这个富饶的热带国家,在三十多年时间里,被一个贫瘠的寒带国家牵着走,最大的赢家是卡斯特罗。他以祖国的经济繁荣为代价,紧紧握住了权力。


冷战的大部分时候,古巴和中国同属「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实际上关系并不好。古巴攀上苏联时,中苏关系已经破裂,两大国之间嘴仗不断,古巴难免会帮腔,并且都是帮着苏联骂中国。今天互联网上还能查到,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当时发表的种种抨击中国的言论。


这些言论的是非曲直是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可见古巴和苏联确实是一条心。古巴国内的社会主义元素,从集体所有制、国有企业、福利主义,全都照搬自苏联。


古巴没有社会主义基因——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理论家,没有深信不疑的知识分子,也没有长期的革命斗争。古巴走上这条道路,完全是历史的偶然。至于社会主义改造,新文化运动,包括左派上台常见的大清洗,古巴都没有经历。


古巴经济落后,总体而言,其历史进程不算血腥残酷。这和卡斯特罗的仁慈无关,更多还是出于时势。在美国人眼皮底下,卡斯特罗不敢弄出什么人道灾难。倘若大开杀戒,或引出什么饥荒,对岸的美国兵舰可是蠢蠢欲动,随时要吊民伐罪。


 



1990年代,古巴的大老板苏联,像北极的冰山一样,突然之间就轰隆崩塌,沉入海底。古巴的国内生产总值缩水三分之一以上,经济遇到极大困难。在众多靠苏联哺育的小国里,古巴还不算是惨的(想想朝鲜的「苦难行军」时期)。古巴的社会主义道路一直走得不坚决,国内一直保留少量的私有制成分。1980年代古巴经济陷入困难,卡斯特罗也搞改革,放开一些市场化口子。经常放松的政策缓解了经济困难,也有利于巩固卡斯特罗的统治。


冷战结束之后,和平与发展成为主流,战争阴云逐渐散去。卡斯特罗可是一支狡猾善变的老狐狸。他对国际政治的气候最灵敏,反应也最灵活。他不再挥舞社会主义大旗,而是适时放出一些改革信号。只要古巴不像塔利班和伊拉克那样,搞恐怖主义,制造人道灾难事件,美国人想动手,一时也找不到借口。古巴在逐步改革开放(虽然很有限),这更让美国人看到希望,想以温和的方式促进变革。


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死带走了一个时代。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还在掌权,在支持者的心目中,他的威望却远不如乃兄。劳尔只比哥哥小三岁,年纪也不小了,时日已然无多。劳尔再一死,古巴政坛后继乏人,变革的机会就会出现。


川普上台之后,会对古巴采取什么政策呢?可预见的是,不会开战,但一定会比前几届总统更加强硬。川普一直奉行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一旦有变革之机,川普一定不会放过。


不管将来怎样,对卡斯特罗的盖棺论定,还是很显示一个人的政治素养和良知。政客普遍对卡斯特罗含情脉脉,甚至不乏大唱赞歌者。一个在政治舞台上表演几十年的老前辈,死的时候,在国际舞台上收获几句好评,这并不让人意外,也没必要当真。川普是个大嘴巴,他这样评价卡斯特罗:「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这样的评价,在我看来,才是相当公允准确的。


(想第一时间读菁城子的文章,就关注菁城子的微信公众号jingchengzi86 。)

贾也:别了,卡斯特罗——心向“人间天堂”而身在“动物庄园”

贾也:

贾也:别了,卡斯特罗——心向“人间天堂”而身在“动物庄园”


 贾也:别了,卡斯特罗——心向“人间天堂”而身在“动物庄园” - 贾也 - 码字发条——贾也的博客

 

导语:导语:别了,理想,别了,强人!


20世纪是一个政治强人辈出的世纪,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民族还是信仰,或民族独立或国家富强,都需要一位政治强人的带领:他们有的带领资本主义世界度过危机;有的领导社会主义运动;有的争取亚非拉民族解放……如今一个又一个政治强人或站起或倒下,而是卡斯特罗的离世,代表着一种社会革命理想的落幕,一个政治强人时代的终结!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辈出并非是庶民的胜利!这是我一而贯之的态度!


 


一、真假革命


理想主义年代,渐行渐远渐无声!


在那充满激情的年代,红色理想的旗帜高扬,催人奋进,令人肾上腺素飙升,处于现实硬壳之中的人,不满足于现状,急于改变命运,在革命神谕之下,纷纷以革命者自居了。


在一个几近溃烂的国度里,必然是革命者泛滥成灾,言必称革命,最终庸俗化到纷纷陷入“因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正确的“泥淖”之中。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总是不符合人们理想生活,革命成为热血青年和流氓无产者的必需品,他们都在寻找着改变命运的机会,因此,他们充当了革命最好的“炮灰”。


革命力量无疑被动员了起来,而那些革命者、解放者又不遗余力地描绘人间天堂的盛景,同时把自己包装成为“救世主”的形象,恍似“基督重临”,最终,一呼即应,摧枯拉朽,通过一阵“群殴”后,迅速打破了一个旧的世界,并竖起巨型“人肉绞肉机”,逐渐唤来一个新的世界。


旧世界已经打破,但到来人们身边的新世界,究竟又是怎样的一副景况?


人们满以为在自己的“大救星”带领下,可以建立起“人间天堂”式的乌托邦,但结果往往迎来却是“动物庄园”式的大丛林。


革命荒诞化的结局,并非只有零星几个国家脱轨,而是演变成众多国家的共同命运了。也就是说,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民众赶走了一个邪恶的大BOSS,迎来却是升级版大BOSS,他更为凶残,更具欺骗性。他往往以“人降伟人”来标榜自己,用一种遥不可及的理想来迷惑、麻醉民众,让这个国家变成他们的私财,继续演绎“朕即国家”的春秋旧梦。


读史使人明鉴,乌托邦永远是野心家和革命家煽动乌合之众最好的“春药”,就像我们国家的洪秀全利用了“拜上帝教”,试图建立一个“无处不均匀”的“人间天国”,但在目标远未达到之际,洪教主就急吼吼地想实现自己的“天国”:盖更多的寢宫以便睡比满清皇帝更多的女人!


正因为如此,天降伟人,革命成功,往往是民众的生活却没跟着他成功,甚至因为他的成功将民众的生活带来万劫不复的灾难。


虽然我们不能怀疑革命和革命者,但是99%的人打江山,就是为了坐定江山的,这是人性的必然。当然,不排除有0.999999%的人打江山就是为了释放其革命的激情,但是,这种激情似乎显得唐-吉诃德的,比如在第三国际早期,不乏这样的革命者,但阻力越来越大,理想色彩渐渐褪去,而红色的激情慢慢变异红色血腥,最终迎来了一个具有苏联特色的帝国主义。


剩下的凤毛麟角的革命者,依然抱着解放全人类的革命激情,在历史上卡斯特罗的战友切-瓦格拉属于独一无二的,他继续怀揣着唐-吉诃德式的理想,不断去浪,抛弃个人的荣华富贵,试图点燃整个世界,愈挫愈勇,生命不止,革命不息,直到自己肉体被人毁灭的最后一刻。


像切-瓦格拉这类纯粹的革命者,客气一点,可以称之为革命浪漫主义;严苛一点,可以称之为花样作死主义。只不过,切-瓦格拉作得如此富有传奇性,作得如此地有声有色,作出了风格,作出了境界,最终成为反抗现实硬壳的一个“图腾”,象征一个非凡的榜样,一种不可摧毁的精神力量。


作为切-瓦格拉的好基友——革命者卡斯特罗显然走了另一条道路,他领导古巴革命成功后,他相信,他就是古巴的救星,身负一种必不可少的力量,具有上苍赋予的控制古巴这个国家、古巴这些民众的权力,开始将古巴这个国家当作理想的实验田,将古巴那些民众当作实现理想的工具,试图在建立起一个人间天堂。


这个革命者近乎像暴君一样行使这种权力,掌控着岛上万物的方方面面。整个国家不计其数的细节由他来裁定,从选择古巴士兵在安哥拉穿的军装颜色,到领导一个培养超级奶牛品种的计划,他亲自制定蔗糖的收成目标,又亲自把无数人投进监狱……


他为所谓有革命事业,日理万机,到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程度,然而,他只不过是另一个唐-吉诃德罢了。最终,他把一个资源禀赋丰富、美丽繁荣的国家,几乎被他的理想烧成了一片灰烬,民众被折腾得一贫如洗,国家被折腾得濒临破产。在他统治古巴的50多年里,超过150万民众逃离了古巴,这些逃亡者包括他的妹妹和女儿。


卡斯特罗为自己的一生信念与理想奉献了自己所有的时间,直到身体达到极限了,依然对权力恋恋不舍,最终将国家的命运交给了自己的弟弟!难免有人会说,像这样的国家领导人,要使一个国家出现转好的迹象,只有等他乘鹤西去,卡斯特罗只不过是古巴版的“庆父未死,鲁难未已”。


诚然有人会说,古巴才是最纯正的理想国,离人间天堂靠得最近,认为卡斯特罗集中精力发展民生领域尤其是教育和医疗产业,这些足以让一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发达国家汗颜!而恰恰正是这一份复杂的成绩单,让很多人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卡斯特罗。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很多监狱都有良好的医疗设施和教育计划,难道这就改变其禁锢人的监狱的本质?它始终都是一座监狱!从这个意义上讲,古巴革命虽然成功地迎来了国家的独立,但让古巴民众失去了应有的自由!


 


二、真假反美


向来以正民众“三观”的某时报刊文说,在中国,骂卡斯特罗的是些什么人?声称正因为卡斯特罗长期“反美”,才得到了中国很多抨击,认为他是独裁者,根本“不是好人”!


文章立意高标,似乎要摆明这样的观点:“反美”是人们评价卡斯特罗的“分水岭”,我们应该保持正确“姿势”就是向“反美”的卡斯特罗献上双膝。


环伺世界诸国,“反美”斗士多了去了,卡扎菲反美、萨达姆反美、穆巴拉反美、穆加贝也反美……很多独裁者都是以“反美”斗士自居的,但他们真的是英雄吗?根本不是!


可以这么说,卡斯特罗的“反美”才是某时报一而贯之地喜欢这类人的根本原因,甚至不惜以“老朋友”相称的根本原因!


我的意见就是:评价一个国家领导人跟反不反美根本没关系,关键在于能不能在他的带领下,能不能让人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相比低调的多米尼加共和国,虽然这个国家没有伟大的领袖没有伟大的人民,但是幸福指数恰恰属于全体多米尼加民众,我更相信多米尼加式的“政治正确”!


卡斯特罗确实非常胜任“反美”的这一角色。


标志性的大胡子和一身染绿的军装,塑出一种“叛逆”的形象。在国家面临种种威胁时,便煽动民众对美国的敌意,古巴在他的领导下,就一直为美国下一次入侵做准备的,然而,这样的入侵一直没有发生过。在“反美”事业中,卡斯特罗在巩固其权力方面是非常成功的,他把自己对西方资本主义的蔑视当作是一枚荣誉勋章来佩戴,成为古巴人们的精神领袖,完成了在苏联解体20多年后灯坚持共产主义不倒的不可能的壮举。他于是幻化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拥有睥睨强大美国的“骑士精神”,让自己成为美国眼中一根刺,这一点作为个人他又是胜利的。在他的统治之下,古巴被发展中国家很多人看作是革命中心,他在20世纪后半段横扫全球的反帝国主义和反殖民主义运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在我们热血之后,仔细一想,他的一生不过是在美国和苏联“两大流氓”棋手不断变换角色,绝望地为了苟延残喘而争取一丝生存之地。关于这一点,卡斯特罗对对中国的态度最能说明问题。


众所周知,在六十年初的时候,作为革命同志的中国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也要援助古巴,可惜苏联财大气粗给的援助更多,结果需要在中苏之间站队的时候,卡斯特罗毫不留情面地说:“中国正用所有自阶级社会产生以来由奴隶主、封建主、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所采用的最恶劣的海盗、土匪行径压迫古巴这个小国。”当然,我们那个领袖也不是吃素,毫不留情面的回赠这位革命同志:“叛徒、工贼总是反华的,我们旗帜要鲜明,不要拖泥带水,卡斯特罗无非是豺狼当道!”在1966年的1月2日卡斯特罗在纪念古巴革命胜利7周年群众大会上,借口大米问题,还指责我国参加了我国参加了美国对古巴的封锁,掀起了反华浪潮。


可以这么说,“反美”或“反中”只不过卡斯特罗维持其统治的有效手段罢了,甚至可以这么说,卡斯特罗在“亲苏”之前,就是因为想“亲美”不得而选择的报复性手段。


在国际关系之间,卡斯特罗反复无常,但是有一点却是始终如一的,那就是他对于民众权益的蔑视,对于古巴国内舆论近于窒息的控制,处于权力紧攥手中不放的疯狂欲望,甚至不惜兄终弟及的权力布局方面,这些现实都超过任何对其“伟大”形象的幻想。


最终卡斯特罗以“反美”的姿态,稳稳地占据古巴独裁的宝座五十多年,做到五十年始终如一,特别是经济和政治上的五十年始终如一:那就是实现了古巴物质上的穷困潦倒,文化和思想上更是一穷二白!


可以这么说,“反美”历来只不过是卡斯特罗的一个“障眼法”,实则是化解国内矛盾的“葵花宝典”,让一些吃瓜群众高喊一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之心,慢慢地安于现状,貌似他们生活不幸的总开关,就在或远或近的美国,而不是在于自身。


这几年,我们送走了金正日,送走了李光耀,送走了卡斯特罗……然而这些国家,却以封建王朝传承方式,或父死子继或兄终弟及,其它好像没有更好的方式了,或许这才保证这个国家免于更大灾难,但是这类国家始终是一个充满变数的国家!


 


结语


卡斯特罗辞世,作为“反美”的符号,怆然隐退;作为“革命”的旗帜,轰然倒下。奇怪的是,某人些将“反不反美”作为评判他人格高下的“分水岭”,孰是孰非,确难定论,那就是停止争论,为早日实现财务自由努力工作,这才是最好最正确的姿势!


个人微信号:jiaye6108


公众微信号:meiriguanjian(观鉴)

以戒为师42:

【一个人的烦恼怎么来的?因为他的心量不大,因为他的心灵不平静】

我不要钱,但是我很开心。我要了钱,我不开心,为什么?因为烦恼来了。师父不是跟你们讲过吗,一个人的烦恼怎么来的?因为他的心量不大,因为他的心灵不平静啊。他要这个,要那个,要了这个,又想要那个;要了那个,又想要这个。

有了一点点钱,还想要更多;有了一点点名,还想要更多,那他的心就不平静了,所以,他就不能享受人间的快乐。你难过了,你怎么能够享受人间的快乐啊?

【白话佛法】

以戒为师42:

无明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慢慢得习以为常,就会产生这种习气,所以慢慢得你就会越来越无明